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正所謂「樹挪死,人挪活」,足球俱樂部又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,邊緣球員嘗試着去別的俱樂部發展,或許失之東榆,得之桑榆。恆大俱樂部曾經被球迷「千夫所指」的王上源,在河南建業張外龍手下,慢慢的占據了主力位置,這對於他個人來說肯定比在恆大坐冷板凳要好很多。

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中國有個成語故事叫做濫竽充數,講的是一個宮廷樂師,不會吹笙,而王又喜歡聽樂師群體吹笙,於是他就可以裝模做樣,而新王上任之後,喜歡聽樂師單獨吹笙,於是裝模作樣者就只能逃出王宮。這個故事類比王上源,並不是說他水平不行,而是在恆大俱樂部這個團隊里,他的水平顯得不行,沒有辦法,任何俱樂部都會有一個短板,成績一不好就會被無限放大,你要是不想被放大,就得不斷的努力,這樣也不一定就不會倒數,畢竟優秀的球員天分和努力是兼有之。

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恆大的替補榮昊,在恆大邊後衛沒有位置,租借到上海申花,很快就占據了一個後衛位置,跟王上源一個道理,不是你弱,是隊友讓你顯得弱。對於無法出場的球員,換一個俱樂部,更能有利於自己的發展,更能體現自己的價值。

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先從恆大的後衛開始梳理一下,看看誰更應該轉會

張成林是第一個人選。恆大俱樂部嘗試讓他打過邊後衛和中後衛,因為他習慣邊後衛的位置,中後衛的位置感偏差,經常丟失位置,邊後衛的位置,他身體強壯,卻經常被對方打肋部和過頂突破,而且莽撞經常犯規,比起能勝任邊後衛和中後衛的張琳芃,張成林沒有機會。恆大的李學鵬穩穩的占據左後衛的位置,鄒正也是穩穩的替補,張成林在未來基本沒有出場的機會。

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恆大的中場,保利尼奧肯定會占一個位置,鄭智的狀態只要不受傷,本賽季基本也占據一個位置,黃博文是鄭智的最佳替補。最為尷尬的就是鄭龍、廖立生、徐新。鄭龍曾經是卡納瓦羅很喜歡的球員,自從受傷之後,他的狀態一直沒有恢復,如今很少有出場機會。已經不受U23政策保護的廖立生,在中場位置,中規中矩,鮮有亮點,更多的就是回傳和橫傳,防守時,身體也不具備優勢,個人不具備向前的能力,傳球也不具有創造力。徐新曾經被寄予厚望,但是他的個人能力距離鄭智還很遠。本賽季,鍾義浩、馮博軒、鄧宇彪三名U23中場進入俱樂部一線,他們會受益U23政策得到一定的出場機會。

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恆大的前鋒線,人才濟濟,新來的平頭哥更是大殺四方,于漢超和郜林穩定的表現,把張文釗擠壓的沒有一點空間,U23唐詩的風格跟張文釗比較類似,因此張文釗的出場機會基本沒有。

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曾經的鄭智就是恆大邊緣球員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不是新的開始

恆大今年衝擊中超聯賽八連冠,今年是秉承前面七冠最難的一年,因而俱樂部不會輕易的把邊緣球員賣給競爭對手,增加他們奪冠的砝碼。不管今年是否奪冠,2019賽季,恆大的這些邊緣球員,註定不是轉會就是租借,不過鄭智是他們的榜樣,誰敢說30歲轉會,不會創造新的「王朝」。